忍者ブログ

風花雪花的日子

風花雪花的日子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現在的我,好累

從昨天開始降溫,我穿上了厚厚的羽絨服,突然想起了去年冬天。我和小月

晚上一起走,我穿綠色的,她穿紅色的,每天晚上,和大家說再見時。總是

有一幹人等笑我們,紅配綠,嘿。



自從上次月考後,睡覺總是很輕,一點聲響就能讓我醒來,昨天晚上,淩晨

三點,被手機的震動鬧醒,只一聲,我就醒了。是哥,他說,天冷,多加衣服

。突然就流淚了。好像已經習慣了,不再關心任何人,不再關心自己。也不再

在乎是否有人在乎自己。曾經嘗試去融入他們,不停地和他們說話,到最後,

忽然就很討厭自己,覺得自己那麽惹人厭。就閉嘴了。



剛剛和晨聊,她還是很樂觀,也還是笨。是我所熟悉的。聽她說學校裏有個女

生吃安眠藥自殺了。忽然就很恐慌,原來死亡離我們那麽近。前幾天家這邊發

生了車禍,人就那麽遠去了。我聽見他的親人撕心裂肺的號哭。在凜冽的寒風裏

那個女人肆無忌憚的哭,任風刮進她的嘴裏。我的心嘩啦啦的碎了。很難過。

討厭的感覺。



整整努力了兩個月,在物理上猛下功夫,下午考試,監考老師晚來了十分鍾。

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十分鍾對于物理意味著什麽,結果是,幾乎和上次一樣。

交卷時,我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。因爲老程,我們的班主任,爲了我們的物理

給我們補課補到頭暈。心疼了,所以想努力學。想讓他笑著拍我的肩膀,可是

我又讓他失望了。我,從來,都只適合讓人失望。



決定學文了,恩,是很無奈。幾乎所有的人都說我適合學文,可是我總是覺得

不該是這樣的,爲什麽我不能學理,我問哥,他卻說他一直想學文。可是我知

道,他一定會選理。真的不出我所料,呵呵。其實有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們努力

就能換來的。我們所能做的只是接受。聽說高一要建一個25班,所謂的文科珍

珠班。那天去看,諾大的教室裏空蕩蕩的,我想,兩個月後,裏面會坐滿了人。

我和同學打趣說,兩個月後,我,要在那裏生活。他們笑著我的大話,我也笑。

這也許只能是個夢想,所謂夢想就是永遠也達不到的念想。就當是個夢吧。



好累,現在的我,好累。
PR

似水流年

知道李健,是在“音乐之声”电台中听到《似水流年》,动听的旋律,清澈的声音深深地吸引着我。之后去买了《似水流年》《想念你》两张专辑。《远》是我最喜爱的作品,淡淡的思念,心系着相见的希望;《抚仙湖》美妙的旋律宛如天簌,唱出天涯人的惘怅;
《风吹麦浪》唤起我儿时的记忆和快乐;《童年》的无忧无虑;《异乡人》唱出了自己内心的一丝忧伤......听李健的音乐,仿佛宁静的河流在心间流淌。内心深处一直钟爱简单、自然流露的、质朴和真诚的音乐,它更容易感动心灵,如同当年遇到许巍的音乐。音乐是表达自己,而不是取悦别人。
好的音乐传达给我们的是爱、希望和光明。时间留在记忆里,而音乐还在心间流淌着。期待此次音乐之旅的佳音。

流浪歌手

在鳳凰,每個轉角都能帶給你意外的體會。就好像第二天,在古城裏漫遊時被一個和著吉它伴奏的聲音給吸引了,高旗的歌,我像個孩子一樣,堅守著沙做的堡壘,抗拒著海浪的摧毀...

在這樣一個初夏的季節,在這樣一個如詩如畫的地方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聽到這樣的聲音,腳步便邁不開來,漫延在心頭的種種感覺也無法言喻。“每當夕陽西沈的時候,我總是在這裏盼望你,天空中雖然飄著雨,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”...

那個時候天空真的飄著雨,行人匆匆的在眼前穿過,沒有人像我一樣的停留,我靜靜的坐在流浪歌手的對面,看不出那張年輕的臉上有著任何的表情,也許兒時的喜怒哀樂永遠只會停留在兒時的臉上,只是很認真的唱著,認真的聽著,“看不見雪的冬天,不夜的城市,我聽見有人歡呼有人在哭泣,早習慣穿梭充滿誘惑的黑夜,卻無法忘記你的臉,有沒有人告訴你,我曾經在你的日記裏哭泣,有沒有人告訴你,我很在意這座城市的距離...”也沒有人像我一樣,坐在北城門下簡易的石凳上,背靠著古城牆,聽了整整一上午,《硬幣》《彼岸》《故鄉》《你的背包》...汪峰,許巍,齊秦,伍佰,每一首歌,我都無比的熟悉,唱不盡人生的過往。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8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(01/24)
(01/31)
(01/31)
(02/01)
(04/20)